放一些东凯的脑洞。好好做人,好好写文,圈地自萌。

【东凯】他和他的二三事(1)

CP:靳东x王凯

分类:G级

读前需知:

1.就是把偶尔的脑洞集一集,偏日常糖。

2.时间线比较乱,ooc也有,尽我所能去还原。

3.私设有,以及设定靳东无妻,可能是因为这篇文的走向,所以这么写了。

4.他们不属于任何人,圈地自萌,勿扰真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Chapter.1
      “怎么样?”一曲下来,又唱又跳的,暖气开得又足,王凯身上多多少少免不了出些汗。他倒也不管这些,三两步跨到靳东面前,开口便带了七分得意和夸耀,里面不自主掺上一丝期待。旁人或许很难听出,但靳东又怎会听不懂他话里的弯弯绕?
   
      靳东觉得好笑,都多大了还跟个小孩儿似的。心中如何想,面上却未显露出分毫,端的一派严肃正经师哥样。不顾身后三十多岁的小孩儿,转身揽过挂在衣帽架上的大衣,抖了两下给他递过去。

      王凯似乎是铁了心要问出一二三来,拽过外套草草披上后,忙不迭追问他,“你倒是说啊?”

      靳东自是不急不缓,顺手取下围巾,抬手为他仔细绕两圈围上,末了还往脖颈处拍了两下。终是抵不住王凯始终盯着他的视线,斟酌了好半天,一大段话到了舌尖,缱绻一番吐出后化成了俩字儿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  嘿,等了这么久你一句不错就想打发?美得你。王凯冲他扬眉瞪了瞪,腹诽虽是腹诽,但那几不可闻的一声轻哼,靳东还是听得懂的。

      他沉吟片刻,再次开口,“君子好逑。”,言简意赅。不过也是端不住了,随即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。王凯更是不必说,立马停下脚步侧过脸笑骂:“哎,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啊。”

      靳东闻言也不恼,换上官方的笑,“你说什么?”刻意拉长尾音,威胁意味十足。“哥你围巾系得真好。”王凯聪明得很,特别是早把对方的性子摸熟透了,见形势不对赶紧换套说辞,点头诚恳地装作方才什么都没发生。靳东看着,心下早已笑开了,这人不论相处多久,还是觉得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  王凯撇撇嘴,他也明了打嘴仗,自己鲜少有赢的时候。嘴上讨不到便宜,也只好刻意加快步速,率先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  冷风凛然。

      他被吹得哆嗦了一下,往围巾里缩了缩,也不管是不是丢份儿,默默后退两步,老老实实等着靳东走到这儿。王凯打小就怕冷,每个冬天都觉得在坐牢——得一天天数,一天天熬。读书的时候,初秋人家还长袖薄外套,他得多加一件;十二月份的时候,每天不裹严实不肯出门。他妈妈就问他:“到了一二月份你是不是得抱条被子过活?”听得多了,学会嬉笑着点头附和,妈妈也就没话好说了。

      等王凯大了点,怕冷其实是没有那么严重了,只是多穿成了一种习惯。时不时还会硬给靳东多套上一件毛衣或是其他,为此,靳东还学着哪次在什么地方看到的句子调侃:“有一种冷,叫王凯觉得你冷。”换来对方白眼一个,附赠一句“不识好人心”。

      所以,当他看见王凯停在门口时,就猜到是怎么一回事。逗人也是有个度的,更何况王凯这样一个心如明镜的人,很多东西他都有自己的一套原则,一越雷池便无法商量。靳东比旁的人清楚他的脾气,自然会尊重,于是,看破不说破。加大了步距,快些走到对方身边,朝他笑了笑才挡他身前跨出了门。

      王凯抬手摸了摸鼻子,也咧嘴笑开了,这样一个不用言语就如此默契的人,多无可替代。回过神来见他在门口静静等着自己,忙推开门冲上去,带着三分讨好抿抿唇。

      靳东不语,挥手示意他跟上。一步步走着,两个人都没开口,沉默本该带来尴尬,事实上并没有。王凯还觉得这样挺好的,他和靳东就那么慢悠悠并肩而行,整个世界似乎只有他们,旁人一丝一毫也无法介入。

      “哥,我手冷——”最后还是王凯受不住冷风,打破了沉寂。靳东停下脚步,歪头望了他一眼,垂眸扫过他攥紧的手,又抬起自己的手,左边的碰碰右边,试了试温度,不大暖。于是靳东皱了皱眉,低头往合拢处呼出一口气,手心手背都搓了搓,才去拉过王凯的手,慢条斯理地揉着。时不时地呼气,带起一股白气。等到他觉得差不多了,有些不舍地在王凯手心捏了一下才放开。

      片刻后他又不放心地叮嘱:“把手揣兜里。”

      冷风依旧凛冽,但王凯忽然觉得,有人暖手,冬天其实也不那么难熬。

评论(3)
热度(49)

© 乔青明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