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一些东凯的脑洞。好好做人,好好写文,圈地自萌。

【东凯】他和他的二三事(2)

CP:靳东x王凯

分类:G级

读前需知:

1.就是把偶尔的脑洞集一集,偏日常糖。

2.时间线比较乱,ooc也有,尽我所能去还原。

3.私设有,以及设定靳东无妻,可能是因为这篇文的走向,所以这么写了。

4.他们不属于任何人,圈地自萌,勿扰真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Chapter.2
      王凯和靳东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每天早晨谁先醒,早饭就由那个人做--当然,偶尔有什么不大方便让旁人知道的事情发生后,自该另当别论嘛。

      王凯的觉偏浅,不说稍有动静就醒,那也差不了多少。早些年仗着年轻是本钱,对于健康、养生一类的东西并不上心。熬夜、喝酒是常有的事,要是哪天早早躺上床,也轻易睡不着的。到这两年好歹是有意识调整,不过收效甚微,毕竟心里觉得无关痛痒的习惯总是难改的。跟靳东在一起后,才算真正有好转。

      只是毛病落下了,一年半载也好不了。昨晚开始淅淅沥沥地下些雨,闹得王凯不舒服,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去。早上六点多又开始下,搅得睡意全无。

      任谁睡不醒时情绪都不会好,王凯睁眼后深呼吸两下尽力平复心情,无意间扫过还在睡的靳东一眼,又不自觉放轻了呼吸,一条腿先慢慢地探出被窝,垂在床沿没头脑地勾划着,却没有感觉到拖鞋,反倒因为动作过大,让空气钻进了被窝。虽然开着暖气,可王凯还是不自主地哆嗦了一下,随即抬手将靳东那边的被角掖严实。

      好吧好吧,身体不协调我的锅。他一边槽自己,一边干脆地起身。赤脚陡然踩在木质地板上还是有些冷的,王凯“哎哟”一声小幅地蹦起来,慌忙趿上拖鞋——黑白熊猫头的,某个人正经表面下的恶趣味。

      站在衣柜前犹豫了会儿,最后回头看了看窗外的雨,还是伸手拿了件比较厚实的外套。又花了几分钟把自己打理得稍微能见人,王凯就哼着歌晃悠进了厨房。“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”诸如此类哄小孩儿的儿歌,他是信手拈来,谁让他喜欢小孩儿嘛。靳东对这个理由持保留意见,“分明就是你自己偶尔越活越回去,跟小孩子玩的时候就是找到了同龄人的归属感。”王凯一个劲儿笑,也不反驳,然后大手一挥慷慨表示,他大人有大量,不跟这种人一般计较。

      好,大人有大量的王凯在冰箱里翻了好几圈,也没有翻出什么菜。为了自己的肚子着想,想着现在时间也还早,没什么人,干脆去就近的超市买菜好了。

      大隐隐于市。其实过了那阵疯狂的热潮,局面都在变好,现今出个门已经不用那么严防死守。心下满意极了的王凯顺手挑过一个土豆,左右瞅了眼就扔进篮里。实话说,他自己是比较偏好吃肉的,在外没人管,就专挑爱吃的下筷,味道向来浓,蔬菜一类是鲜少能落到他碗里的。不过,当靳东发现这个问题以后,特意拿出来跟他讲了好几回。此后,王凯觉得自己每次吃肉的时候都有一种强烈的别扭感,就好像有人在盯着他。最后他只好把这个归结到了“和靳东在一起后的十大未解之谜”当中。

      等王凯挑挑捡捡完了以后,结账出门发现雨几近没了,车停得又不远况且手上拎着袋子,他索性不打伞——当王凯犯懒想逃避一件事情的时候,总能找到许多看似在理的借口,时常把靳东弄得气也不是笑也不是,只好还是那样喜欢他。

      到家后,王凯轻手轻脚阖上门,让锁自己“咔”地一声咬上。没想到转身就看到靳东,“起来啦?”,他很自然地将环保袋递过去,弯腰脱鞋。靳东熟练接过,回了个“嗯”便没了下文,自顾自走回卧室。王凯心里觉得奇怪,咕哝了两句也没说什么,往沙发上四仰八叉一躺,舒服。

      “起来。”没两分钟,靳东走出来拍拍他的脑袋,手里拿着毛巾。王凯也就老老实实直起身子,闭着眼睛任由他摆弄。

      “你头发湿了。”靳东似乎是又想说什么,却又忍住了。不过看着王凯迷迷糊糊不甚清醒的模样,还是不自觉絮叨,“多大了,还不知道注意着点,到岁数大了就大病小病不断,有你好受的……”话音未落便被出言打断。声音是王凯惯有的低沉,还因困倦和这话的对象染上了些许撒娇的意味,恰好也正是不大清醒,不然要王凯坦然说出这种话,总有些别扭——

      “这不是有你嘛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40)

© 乔青明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